当前位置:金骏眉网 > 茶叶百科 > 茶叶 > 茶文化 >
茶叶
茶文化精选
红茶
乌龙茶
白茶
黑茶
花茶
黄茶
绿茶
茶具
其他

永远的陆羽

摘要:长兴县茶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杜使恩在说起顾渚山的时候,情不自禁地把声调提高了几分:“中国茶史上有三次贡茶的高峰,第一次就是在我们长兴的顾渚山!”的确,顾渚山不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茶山,而是一个盛世的茶江山,并因陆羽和贡茶而变得神圣。

水是湖州的灵魂。无处不在的水,不仅诗意地命名、定义了这座城市,也慷慨地赋予了它灵性。于是,柔软的水便以各种可能的形态参与到人们的生活中来,除了如叶脉般纵横交错的水网之外,还在于稻田、渔船、丝坊、茶碗,当然,还有文人笔下的翰墨丹青诗文。

精茗蕴香,借水而发。茶是水最蕴藉唯美的表达。陆羽就像一枚茶叶,在湖城浸泡出了芳馥隽永的传奇人生,也为后世筑起了一座伟丽的精神殿堂。湖州成就了陆羽,陆羽也成就了湖州。于是,爱茶的湖州人,都十分珍视历史留给斯地的馈赠,除了自豪之外,他们还试图从星散在典籍的吉光片羽中去爬梳、考证、定位、恢复曾经的现场,使其在时光的断层中复现,并串起成为一条条清晰的脉络,为我们感知、触摸历史提供了现实的途径。

苕霅依旧,茶香泛起。不论是褶皱的波纹,还是雪白的沫饽,似乎都隐藏着历史的秘密。流淌的水把我们带回渺远的过去,也让我们在静止的茶汤里望见了永远的陆羽。

茶

青塘别业

如果不知道确切的地址,初来寻访青塘别业的人就很容易被地图误导。当我按照地图的提示,兴冲冲地抵达时,才发现此地全然没有像皎然诗描的“门占春山”“篱边钓溪”,而是嘈杂的市井和尘土飞扬的马路。在彷徨之际,指示牌上的“青铜大桥”忽然提醒了我,使我联想到《湖州府志》中的一句记载:“陆羽别业在青塘门外”。青铜门正是青塘门的俗称,位于城西北,是唐湖州府城的九个城门之一。十多分钟后,一座质朴的石牌坊便兀立在眼前,为推出背后的青塘别业做了庄重的铺垫。然而,这栋黑瓦白墙的小楼并不起眼,它似乎更适合置于写意山水画中。相比之下,与它隔溪相望的浙北第一高楼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。不过,后者代表的只是这座城市现代化的高度,而青塘别业代表的则是独一无二的茶道精神高度。

沧海桑田,别业的原址早已荡然无存,它是今人依据文献所提供的线索重建的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愿意把它当成是千年前的旧迹,因为我知道脚下的路与不远处的苕溪是我们与陆羽感通的唯一媒介。楼前立着一尊陆羽的坐像,执着的目光永远定格在前方,仿佛在深思,又好像是在凝望,茶是他的全部。时空并没有硬生生地隔开古今。登上别业后面的桑苎亭,城市的喧嚣顿时收敛了许多。在幽静的空气中,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轮番上映:时而是陆子燃灯展卷、奋笔疾书的剪影,时而是群贤毕集、品茶赋诗的热络场面,时而是皎(然)陆(羽)啜茗玩月的情景……甚至连一碗一盏都清晰可辨。

青塘别业是一首未完待续的诗。它的斜对面,又有一幢刚竣工的唐式建筑,这里将作为陆羽茶文化展示馆,来续写人们对陆羽的思念。

杼山情

陆羽墓、皎然塔在妙西镇各有两处,一处在镇北,一处在妙峰山。究竟哪一处是“正统”的,学术界始终悬而未决。但是,和它们有关的文献与旧物却完全一致地指向了杼山。

这是一座多情的山,山上安眠着一对缁素忘年交,也安放着真淳的友情。读懂了杼山,也就读懂了陆羽。于是,在一个清冷的黄昏,茶友大茶做向导,带我们去妙西镇北的杼山。穿过一排农舍后,我们沿着落满枯叶的小径,向上走去,没多久,一座青石砌成的茶圣陆羽之墓就在眼前了。周围竹木茂密,墓穴更显幽深。它并不寂寞,毕竟还有皎然塔与它遥相守望。在有些肃穆的气氛中,默立凝思,旧诗行忽远忽近地在耳边回响:“九日山僧院,东篱菊也黄。俗人多泛酒,谁解助茶香。”一碗茶毫不犹豫地消弭了年龄、身份的界限,将这两个爱香茗亦爱云水的山僧野老紧紧地绑在了一起。

三癸亭是见证杼山友谊的“点睛之笔”,因陆羽命名、皎然赋诗、颜真卿题匾而成“三绝”。它依杼山而建,登临远眺,风光幽绝。坐在亭中,山风吹寒,树枝摇曳,嘈嘈切切,仿佛在反复沉吟当年山亭初成、文士唱和时的欢愉。

“杼山已作冬令意,风雨谁登三癸亭。”天色向晚,杼山在张狂的夜色中慢慢隐去了轮廓,山下村合的灯火却早已点亮,透着暖暖的光晕。下山途中,大茶说,陆羽墓、皎然塔、三癸亭都是这里的村民自费筹资重建的,他们热爱陆羽、守候杼山,一如热爱守候自己的先祖和故园。

大唐茶江山

长兴县茶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杜使恩在说起顾渚山的时候,情不自禁地把声调提高了几分:“中国茶史上有三次贡茶的高峰,第一次就是在我们长兴的顾渚山!”的确,顾渚山不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茶山,而是一个盛世的茶江山,并因陆羽和贡茶而变得神圣。

一条石径,蜿蜒着伸向竹林的深处,这是陆羽曾走过的路。时值隆冬,白瓣黄蕊的茶花已经挂满了路旁的茶丛,点缀着不再鲜嫩的枝叶。杜使恩说,这些茶树都是顾渚紫笋原生茶树的后代,在漫长的岁月中,它们近似完整继承了祖辈的良种特性。一路迤逦而上,天空如幕布般被轻轻拉开了,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。一丛一丛高矮不同、呈披张型的茶树,如榛莽般生长于岩石之间。与人工垦殖的茶园不同,它们是不加任何修饰的,就像是国画上随心挥洒的苔点。“上者生烂石……野者上,园者次……阳崖阴林,紫者上,绿者次……”目之所及,都在逐一印证着《茶经》里的语句。也许,当年曾隐居在这里的陆羽正是以此为蓝本来著经的。

作为贡山的顾渚山承载了只属于贡茶的荣耀。自唐以来,共有20多位湖州刺史(太守)至顾渚山修贡,至今,9处摩崖上还留存了他们真迹的石刻。在金山外岗羊山石刻上,我们看到了袁高、杜牧的题字,袁高的隶书大字尚能辨识,而杜牧的正书却漫漶不清。抚摸着被风化的岩石,感到既亲近又遥远。古人把名字镌刻在石头上,欲流芳百世,却终究难敌时间的经年侵蚀。

其实,在古代的书写中,时间也常常被比作水。它可以毫不留情地带走一个人、一个时代乃至一切,留给我们的有时候只是故纸堆或者石碑上的几行文字。但,茶却是例外。它在绵亘千年的持久战中完胜了时间,因而当我们端起茶盏时,盏中荡漾的水色,让一张张模糊的面孔及其背景、时代变得鲜活起来,并有着真实的触感。

登上大唐贡茶院的陆羽阁,凭栏远眺,青青翠竹簇拥着鳞次栉比的楼阁,长廊里的游客正悠闲地品茶畅叙,茶园中也正孕育着新的生命。在这里,我又看到了大唐最华丽的注脚。

温馨提示:"鉴别真伪、购买试用装,开店加盟,学习交流"请加老侯微信:13859366756

  • 吃茶去 日期:2014-01-13收藏:102 栏目:[茶文化]

    吃茶...

  • 大碗茶中的北京味儿 日期:2015-11-30收藏:125 栏目:[茶文化]

    大名鼎鼎的马连道“京城茶叶第一街”,茶叶街长1500米,集中了12D0多个茶叶店和十几座茶城。过去的马连道只有一家茶叶加工厂,近些年来,福建、浙江、云南和安徽等产茶地区的商人们瞄准了这里的商机,纷纷在马连道开办商行批发茶叶。如今,这里汇集...

  • 碧螺又一春——观碧螺春非物质文 日期:2015-08-19收藏:119 栏目:[碧螺春茶]

    在早茶开始采制时,我开始与茶农家沟通制作方面的细节,希望在群体晚生种采制前完成工艺上的调整,而这个过程中问题开始慢慢显露出来,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。原本按照正常青叶采摘回来后可以只经过粗略挑拣,去掉采摘时不小心带落下来的粗老叶、花蒂...

  • 茶船——漂在黄河上的茶道 日期:2016-09-18收藏:198 栏目:[茶文化]

    作为茶馆意义的茶船,则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黄河中下游的徐州一带,就可觅到其浩荡身影了。当时,流行开来的茶船,不叫茶船,叫玩船人家――因其以青花布幔为饰,还被文人雅士们美其名曰“茶船画舫”。听听,多好的名字。徐州城黄河故道上有3个著名...

  • 长沙茶馆与茶文化 日期:2016-09-19收藏:97 栏目:[茶文化]

    长沙茶市位于长沙市万家丽路与长沙大道的交汇路口。紧邻湖南茶叶城。长沙茶市采用江南民居仿古多层建筑形式,玲珑别致,设计上较有文化韵味,只可惜整体规模无法扩大,铺面价格又相对较高,因此经营状况没有达到应有效果。但其发掘茶市应有文化底蕴之努...

  • 紫藤庐:台北茶馆文化的先驱 日期:2016-09-13收藏:146 栏目:[台湾乌龙]

    “紫藤庐”,以庭院里几株近百岁的老紫藤为名。尽管在车水马龙的新生南路上,斑驳的木造建筑外观并不起眼,却以浓郁的人文气息吸引着不少海内外茶人来此驻足,堪称台湾茶文化发展最重要的“活古迹”了。它不仅仅是一座茶馆,也是全台湾第一处市定古...

金骏眉红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:13859366756 金骏眉茶叶客服QQ号QQ号:5131798